2021-07-06 20:15:09 來源:官方集運 責任編輯:湯立斌
核心提示:多年來,人們對拉姆斯菲爾德擔任包括一些國防承包商在內的許多公司的董事的做法提出了質疑。但他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也從來沒有不當行為曝光。

官方集運7月6日報道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6月30日發表題為《伊拉克戰爭時期的國防部長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去世,終年88歲》的文章,作者是羅伯特·麥克法登。文章回顧了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的人生事蹟,全文摘編如下:

傑拉爾德·福特和喬治·布什兩任總統在位時的國防部長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6月29日在其位於新墨西哥州陶斯的家中去世,終年88歲。他曾在20世紀70年代負責制定美國冷戰時期的戰略,幾十年後又在反恐戰爭以及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中主持大局。

在華盛頓,謝幕後再返場的事情並不罕見,但拉姆斯菲爾德與眾不同之處在於他是唯一在不連續的兩屆政府中出任國防部長的人:1975年至1977年在福特總統任內,2001年至2006年在布什總統任內。他曾是最年輕的國防部長(43歲),也曾是最年長的國防部長(74歲)——第一次時值美蘇面臨核戰爭的風險,第二次正逢世界受到恐怖分子和流氓國家威脅的時代。

入局“反恐”

作為前副總統迪克·切尼的堅定盟友,他是很好鬥的人,似乎很享受內訌,曾向內閣對手、國會議員和軍隊裏的正統派發起挑戰。在他的第二任中,他被很多人認為是自越戰時期的國防部長羅伯特·麥克納馬拉以來最有實權的國防部長。

與麥克納馬拉一樣,拉姆斯菲爾德在伊拉克也發動了一場代價不菲且導致國內分裂的戰爭。這場戰爭最終毀掉了他的政治生命,一直拖到他任期結束的許多年後才結束。

但是,與2003年在紀錄片《戰爭的迷霧》中承認自己有過失的麥克納馬拉不同,拉姆斯菲爾德認為自己沒有嚴重的失誤,並在五角大樓的告別演講中警告説,從伊拉克撤出將是一個可怕的錯誤,儘管美國認識到這場戰爭是基於一個錯誤的前提——即伊拉克領導人薩達姆·侯賽因一直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發動的。

2011年,離職四年多的拉姆斯菲爾德在回憶錄《已知與未知》中仍然對美國攻打伊拉克的決定表示無悔,堅稱推翻薩達姆的行動是正當的,儘管這場戰爭已經讓美國燒掉了7000億美元,奪去了4400個美國人的生命。他寫道:“把薩達姆的殘酷政權從中東地區推翻創造了一個更加穩定和安全的世界。”他迴避了伊拉克戰爭是否佔用了阿富汗的資源、從而導致塔利班在那裏死灰復燃的問題,而是宣稱:“正是在伊拉克戰爭最焦灼的時期,阿富汗在聯軍的幫助下朝着自由和更美好的未來取得了最有希望的進步。”

作為布什總統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曾希望通過裁減五角大樓臃腫的官僚機構、提高武器系統的性能、建立導彈防禦系統和創建一支規模更小、更具機動性和殺傷力的部隊來對一個陳舊的軍事機構進行現代化改造。但他的改造計劃在2001年9月11日上午幾乎被人們忘得乾乾淨淨。在布什對恐怖主義宣戰後,拉姆斯菲爾德則成為這個戰略計劃的主要執行者。

回想起來,軍事專家們對拉姆斯菲爾德的第一個任期以及第二個任期內試圖實現軍隊現代化的做法給予了高度評價。但他們批評他處理伊拉克戰爭的方式,認為他要為虐囚醜聞承擔責任,還説他的專橫作風使他眾叛親離。

不過他對最後一個批評不屑一顧。他在辭職當天援引温斯頓·丘吉爾的話説:“我從別人的批評中受益匪淺。但我也從來沒有因為少了批評而痛苦不已。”

在6月30日的聲明中,前總統布什表達了對“這位堪稱楷模的公職人員和非常優秀的人”的哀悼。

攀登權力

唐納德·亨利·拉姆斯菲爾德1932年7月9日生於伊利諾伊州的埃文斯頓。他的父母是成功的房地產經紀人,1937年全家搬到附近的温內特卡,拉姆斯菲爾德在這裏上過私立和公立學校。

他是一名優秀的學生,拿到了鷹級童子軍(童子軍中最高級別——本網注)獎章,還是一名運動員。1950年高中畢業後,他就讀於普林斯頓大學並獲得獎學金,主修政治學,1954年畢業。

1954年,拉姆斯菲爾德加入海軍,成為一名戰鬥機飛行員和飛行教官。1957年,作為海軍中尉的他離開現役部隊,不過他繼續在海軍後備隊擔任飛行員並承擔行政工作。

1957年,他來到華盛頓,給兩名共和黨議員做助手。這一經歷激發了他對政治的興趣。30歲時,他曾短暫涉足銀行業,1962年作為共和黨人贏得一個眾議員席位。

在眾議院,他支持眾議員傑拉爾德·福特競選眾議院共和黨領導人,反對肯尼迪總統和約翰遜總統的社會福利計劃,對卡斯特羅態度強硬。但他也投票支持1964年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民權法》和《信息自由法》。他在1964年、1966年和1968年輕鬆獲得連任。

1968年,他在邁阿密灘召開的共和黨全國大會上擔任理查德·尼克松的監察人,積極助選,在尼克松與副總統休伯特·漢弗萊的角逐中幫助尼克松獲得成功。

對他的表現印象深刻的尼克松總統1969年任命拉姆斯菲爾德管理反貧困機構經濟機會局。這一任命讓批評人士感到震驚,因為拉姆斯菲爾德曾反對該機構的成立以及食品券和醫療保健制度。他沒有像有些人擔心的那樣解散該機構,但對其進行了大刀闊斧的裁減。

拉姆斯菲爾德以其嚴厲管理的作風為人所知,大幅削減社會福利計劃的成本和人員,同時又是一個咄咄逼人的內鬥者,樹敵不少但並不失手。1971年和1972年,他主管尼克松政府的生活成本委員會,負責工資和價格管控事宜。他還加入了尼克松的顧問圈子。

1973年,當水門事件開始攪亂白宮時,拉姆斯菲爾德正好被任命為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大使。當尼克松和他的許多高級助手因水門事件被迫辭職時,他正在布魯塞爾。1974年福特副總統就任總統後,拉姆斯菲爾德被召回白宮擔任辦公廳主任。他很快組建了自己的助手和工作班子,削弱其他人的影響力。

雄心勃勃

當福特1975年任命他為國防部長時,拉姆斯菲爾德面臨棘手的問題。越南戰爭已經結束,全志願兵部隊還處於萌芽階段。軍隊士氣低落,毒品醜聞頻發,種族矛盾尖鋭,他的前任詹姆斯·施萊辛格被解職,部分原因是他與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及其他人發生了衝突。

儘管拉姆斯菲爾德對華盛頓的勾心鬥角瞭然於胸,但他對五角大樓知之甚少。不過他學得很快,並試圖通過展示單手俯卧撐和壁球技術融入這個由男子漢組成的軍人世界。從這時起,他的備忘錄——多年來一直是拉姆斯菲爾德在政府和私營部門與人溝通的特色——開始在五角大樓流傳,後來被人稱為“雪花”。

拉姆斯菲爾德公開警告要提防“不利的趨勢”——意思是蘇強美弱。他呼籲擴充常規和戰略力量,增加預算,發展巡航導彈、B-1轟炸機、F-16戰鬥機和其他武器系統。但這個計劃對於一個短暫任期來説太過雄心勃勃。

福特總統在1976年總統大選中被吉米·卡特擊敗,因而拉姆斯菲爾德的任期被縮短到僅14個月,難以提出全面計劃。但他留給人一個印象:他是管理五角大樓官僚機構的得力人選;他甚至一度算計贏了基辛格,1976年在基辛格馬上就要與莫斯科達成軍備控制協議時收回了五角大樓的支持。

此舉扼殺了福特政府在剩下的任期內舉行限制戰略武器會談的可能,使總統失去了一次重大外交政策成績。然而,1977年,福特還是授予拉姆斯菲爾德總統自由勳章,這是美國授予平民的最高榮譽。

譭譽參半

在隨後的15年裏,拉姆斯菲爾德離開政府,成為陷入困境的製藥公司西爾公司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他通過降低成本、出售子公司和研發人工甜味劑扭轉了公司的頹勢。1985年,該公司被賣給孟山都公司,拉姆斯菲爾德因此發了大財。

離開西爾公司後,1984年,拉姆斯菲爾德出任里根的中東問題特使。他成為美國向正在與伊朗打仗的伊拉克提供情報和軍事援助的暗線。那個時候,美國對伊拉克獨裁統治的支持以及拉姆斯菲爾德與薩達姆總統的會晤並沒有引起太大爭議。

拉姆斯菲爾德還不時考慮過參加政治競選:1986年競選參議員,1988年和1996年競選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但都沒有堅持到最後。1996年,他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參議員鮑勃·多爾的全國競選委員會主席。

1990年至1993年,拉姆斯菲爾德擔任通用儀器公司的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1997年至2001年,他擔任吉利德科技公司的董事長,該公司生產用於治療禽流感的藥物達菲。2001年出任國防部長後,他主動避嫌,不參與涉及吉利德公司的任何決定,但當禽流感引發人們對可能出現的大流行的普遍擔憂時,他持有的公司股票也讓他發了橫財。

多年來,人們對拉姆斯菲爾德擔任包括一些國防承包商在內的許多公司的董事的做法提出了質疑。但他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也從來沒有不當行為曝光。

他對仰慕者來説是一個有想法、盡心盡力的改革者,對攻訐者而言則是一個自負、任性的惡人。這樣複雜的性格成為公共論壇、報紙和雜誌文章、電視紀錄片和書籍展開爭論和分析的對象。

安德魯·科伯恩在《拉姆斯菲爾德:他的崛起、倒台和災難性遺產》中稱他是一個陰謀家,試圖逃避對災難性失敗的責任。

布拉德利·格雷厄姆的《一意孤行: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的野心、成功和終極失敗》把他描繪成一個充滿智慧、冷酷無情且野心勃勃的人,但書中的結論是伊拉克註定是他職業生涯和成千上萬人的劫數。

2007年,拉姆斯菲爾德卸任政府職務後創建了拉姆斯菲爾德基金會,鼓勵從事公共服務,提供研學獎金和補貼支持海外自由政治和經濟制度的發展。

他是電影製作人埃羅爾·莫里斯拍攝的紀錄片《未知的已知》的主人公。影片的名字就出自拉姆斯菲爾德在2002年的一次新聞發佈會上説的話,當時他説五角大樓的一個主要目標是評估“未知的已知”——也就是“你認為你知道結果證明你並不知道的事情”。

凡註明“來源:官方集運”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